<sub id="fddnb"><dfn id="fddnb"></dfn></sub>

    <sub id="fddnb"><var id="fddnb"><ins id="fddnb"></ins></var></sub>

      <sub id="fddnb"></sub>

        <address id="fddnb"><dfn id="fddnb"></dfn></address>

        <sub id="fddnb"><dfn id="fddnb"></dfn></sub>

          <address id="fddnb"><var id="fddnb"><mark id="fddnb"></mark></var></address>

            <address id="fddnb"><dfn id="fddnb"></dfn></address>
            <sub id="fddnb"><var id="fddnb"></var></sub>

              <sub id="fddnb"></sub>
            <sub id="fddnb"><var id="fddnb"><output id="fddnb"></output></var></sub>

            <sub id="fddnb"><delect id="fddnb"><ins id="fddnb"></ins></delect></sub>

              <address id="fddnb"></address>

                <sub id="fddnb"><var id="fddnb"><ins id="fddnb"></ins></var></sub>

                <sub id="fddnb"><dfn id="fddnb"></dfn></sub>
                  <address id="fddnb"></address>

                    建立屬于自己的原創信息品牌站 了解企業站
                    返回首頁 hi, 歡迎來到機器人在線 請登錄/ 免費注冊
                  1. 【賓通】【卡耐基梅隆人物論壇】龔超慧博士:為智能制造開辟新的道路

                    發布時間:2021年04月07日

                    以下文章來源于CMUers ,作者CMUers



                    上海賓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

                    CEO 龔超慧博士


                    上海賓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卡耐基梅隆大學機械工程學博士,主攻機器人研究和應用方向,在機器人運動控制和仿生機器人尤其是蛇形機器人研究上頗有成就,研究出復雜多自由度機器人系統的運動規劃與控制理論,該技術可以廣泛應用于各類機器人系統,并在世界各大學術期刊發表論文四十余篇,其中包括世界頂級期刊PNAS等。曾接受過CGTN America、福克斯新聞、路透社、紐約時報以及雅虎新聞等媒體、網站采訪。


                    Q1、請問您在把科研工作中的成果應用到創業的生產環境是有遇到過什么困難嗎?


                    這其實是一個比較宏觀的問題。從創業到現在,我們每天都是不停在解決各種各樣的問題。科研者的工作環境和創業者的工作環境其實差別很大。在學術圈里面,為了探索一個問題,我們可以創造一個模型,忽略掉很多不必要的細節,專注在一個最最困難的技術問題上,去創造價值,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會做很多的assumption。但是在產業中,其實是相反的邏輯。首先你面對的是一個customer designed 的問題, 有很多你認為并不是technically interesting 或者說很trivial 的問題,你也需要去解決它。在這個過程中你可能會有無窮的assumption,但都是不成立的。這時候就需要你盡快的去試錯。做科研的時候你要證明自己的理論是正確的,但創業的時候你反而要主動去證明自己是錯的, 然后快速的去迭代。


                    第二點就是在創業的時候,千萬不要認為所有技術上的問題都應該自己去解決。因為市面上可能已經有很多成熟的工具和半成品。原則上來講,能不要自己去開發就不要自己去開發,能把別人已經試錯過的產品拿過來用就拿過來用。你要專注于找到最最重要的,能創造價值的技術問題,解決它,然后快速把產品打磨好這。可能是另外一個做科研和創業不同的地方。在做academia的時候我們都是關注這個問題本身的價值,而不太會去考慮花了多少經費,做出的東西能創造多少經濟效益等等這些問題。但是在創業的時候,我們一定要不斷強迫自己去思考這些問題。你要習慣時刻計算產品的成本和他創造的價值,如果你發現你在做的事情并沒有在盈利,不管你做的技術再酷炫,他其實已經違背了商業的本質。所以我覺得在適應從科研工作者到創業者這個角色轉換的時候,視角和思考方式的變化是很重要的。


                    Q2、那您在正式創業之前有這個想法的時候,有想過能怎樣快速變現嗎?


                    我覺得這是一個摸索的過程。大部分人在創業之前都是不知道自己能夠怎樣去變現的,只知道一個大的方向,而在這個大方向上有很多能夠創造價值的機會。一旦大方向明確了之后你一定要堅定這個方向,但是在一些細節或者小的問題上要靈活,能夠不斷地調整。至于究竟怎樣創業才能創造價值這個問題,我覺得你如果不真正去創業的話是不會明白的。如果你不take a leap of faith, 不進入到這個場景里面,你連真實的反饋都拿不到。如果你等所有事情都想清楚,搞懂究竟怎樣這個東西才能創造價值的時候,可能早已經有人先你一步了。


                    Q3、那您覺得您的科研經歷在創業的過程中對您有很大幫助嗎?


                    是有的,尤其是對于技術創業者來說。我覺得技術創業者一旦能夠實現視角上的轉變, 他所擁有的技術底蘊和技術認知對于創業是非常有幫助的。這就有點像中國武俠小說里面講的無招勝有招了。你的很多優勢其實不是你技術層面上的工具,而是一些底層的思維模式和認知的方法論,這些變成了你理解一個問題的支撐。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比如說馬斯克做航天,火箭的成本很高,他首先會去找到火箭的成本到底高在哪里,再把這個問題解決掉,而不是一上來就講技術。制造火箭,發射器的成本會很高。他就去嘗試能不能把發射器回收使用來節約成本。這其實是一個非常簡單的idea,但是如果成功的話,能夠節約的成本是巨大的。具體怎么去回收呢,這可能就需要他的技術團隊去突破一些壁壘。也就是說他的技術突破最后是去支撐他核心的商業idea的。在發射器的問題解決了,馬斯克又去探索為什么火箭的艙體這么貴,技術人員給他一大堆理由,他說我不認可,可口可樂造這么多鋁罐為什么就可以成本這么低廉,而且還能夠大規模的制造呢?


                    所以我很喜歡馬斯克的一句話,“Only physics is the law, anything else is possible”。也就是說我不會被任何事情所禁錮,我只相信最底層的科學原理,甚至這些科學原理也可以被更深層次的挖掘。這就是我認知這個世界的底層方法論。這樣科學的認知體系和思考問題的方法,才是作為一個researcher 更有價值的技能。


                    Q4請問您最開始創建公司的時候是如何打動投資人的呢?


                    天使投資人其實很能理解你的想法并不是fully polished,也可能不會完全有已經很成熟的product market fit,所以他可能會更多的關注你的創業團隊。你團隊里的人到底有沒有匹配的技術背景,有沒有對這個行業的這個認知,有沒有管理團隊和經營團隊的能力更。重要的是這個團隊要有合適的structure,要和它所處的領域相匹配。這幾年發展過來,BITO做的事情其實大方向從來沒有變過,都是做智能制造。但是具體怎么表述以及具體怎么去切入市場,我們一直都在polish。我覺得CEO必須不停的思考,因為你想做的東西并不是一開始就很清晰的,也不會是一成不變的。所以一開始你選的方向一定要足夠大,這樣你才能有調整的空間。在創業的前半年或者一年,公司發展的方向可能就是會不斷微調,這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Q5、科研界同大家一有idea就會搶著發論文,創業界也是這樣嗎,會就著同一個idea比誰先做出來嗎?


                    我覺各方面的競爭都有吧。最好的是差異化的競爭,創造新的價值。而這個是需要大家很痛苦地去尋找的,所以想要創業一定要有反人性和敢于受虐的傾向。


                    很多好的東西是靠反饋來的,是從痛苦的過程中摸索出來的。要是所有東西都跟你假想的一模一樣,這是很危險的,你會一直在象牙塔里面。有不斷接收反饋,不斷調整變化,才能更好的滿足實際的需求。


                    如果你不斷去聊、深入去看,了解競爭對手、市場,挖掘新增的需求,那么你就有可能像喬布斯一樣,雖然同樣是做手機,但過去的手機和蘋果的智能手機完全不同,有著不一樣的價值。這就是一種非零和的博弈——我認為最完美的創業方式。要做disruptive innovation,而不是micro innovation。但大部分創業都是優化改良性的創新,所以必須要提高識別率。


                    微創新這件事其實是很危險的。早期google和bing搜索引擎競爭時,bing的算法準確率其實一直是高于google的,然而大部分人并沒有選擇使用bing,因為大家已經習慣使用google了。所以它們最后競爭的其實已經不是技術上的一點點差異了。


                    許多做通用型技術并且是微創新的,最后會去做vertical,會去看某個特定應用領域的特定問題——當它和行業的問題綁定越來越深的時候,它的創新就開始形成差異化了。


                    Q6、我們看到您公司的總裁是CMU的Howie教授,好奇您當時是怎么和他達成合作的?


                    Howie是我的phd導師,當時我phd畢業后留在CMU做了一年半時間post doc。最早的時候我以為自己會選擇學術界,當時我其實也拿到了很多教職的offer。但是我當時的做的research project有很多為知名的manufacture公司做智能制造的機會,包括postdoc期間幫富士康做了智能制造的項目。


                    我覺得學術界也好,創業也好,都是實現人生目標的一種方式。我自己的的核心目標還是想“make impact”,在有限的時間創造價值,能夠改變,innovate這個社會。我選擇創業,第一是因為我可以更容易的“make impact”,第二是我發現如果能改變制造業技術的底層架構,會給這個領域和社會帶來一個巨大的變革,而創業顯然可以讓我更好發掘這個機會。


                    我當時告訴導師,不知道怎么choose。但是我去思考,如果十年之后,沒有選擇哪個會讓我更后悔。就算創業失敗了,我仍然可以走學術科研,遺憾不會特別多。但是現在制造業的變革日新月異,如果我錯過了這個機會沒有去創業,失去的機會成本是巨大的。


                    其實你可以把導師當作第一個需要說服的投資人。但是一定要注意,保證導師的commitment。你可以給他股權,但他一定要作出對應的貢獻。如果沒有commitment,你會發現這件事情會失去商業構架的合理性,而導致許多不平衡。所以創業者一定要努力讓價值和貢獻達到平衡。



                    賓通智能(BITO Robotics)


                    上海賓通智能科技有限公司(BITO Robotics)是一家以智能算法為核心,提供柔性制造與智慧物流系統解決方案的高科技公司。


                    BITO主要創始成員來自有著國際知名機器人核心技術積累和研發優秀基因的卡內基梅隆大學機器人研究所。BITO掌握人工智能算法、視覺識別感知、機器人軟件架構、電子硬件控制等關鍵技術,賦能各行各業。


                  2. 獲取驗證碼
                    国产偷拍欧洲日韩亚洲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新赏网